独立学院即将“落幕”,它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?


来源丨安徽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

如果从1999年教育部批准设立浙江大学城市学院算起,独立学院的发展已历时21年了。

随着2020年5月教育部《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》的出台实施,特别是“2020年末各独立学院需全部制定转设工作方案,同时推动一批独立学院实现转设”的要求被严格执行后,一批独立学院或转设、或停招、或撤销建制。

政策的颁布与实施不再似前些年一样“雷声大雨点小”,这一次,处于弱冠之年的独立学院再无法迎接它的而立之年了。 可以预见,随着最后期限的到来,240余所尚未转设的独立学院将会在转为民办、转为公办、终止办学的选择中画上生命的句号。

在大学扩招的社会背景下,独立学院以助力高等教育大众化为旗帜,在全国范围内涌现。事实上,关于它建设、发展的利弊一直众说纷纭。

有人说它是母体大学用“帽子”换“票子”的小金库,有人说它是“校中校”破坏了教育公平,还有人说它角色不明朗、机制不清晰、办学不合格。显然